当前位置: > www.shishibo.com >
香港美国比布县恰好坐落在乔治亚州的中心地带
作者:admin 发表时间:2017-06-09 [浏览量:2]
摘要:香港美国比布县恰好坐落在乔治亚州的中心地带,150年前,它位于南部邦联(Confederacy)的正中央。这里的铸造厂为叛军提供武器和弹药,没有哪个县的男子参加邦联军的比例能高过比布县。在内战行将结束之际,当地仅有的一些没有为南部扛过枪的男人都是年长、失

香港——美国比布县恰好坐落在乔治亚州的中心地带,150年前,它位于南部邦联(Confederacy)的正中央。这里的铸造厂为叛军提供武器和弹药,没有哪个县的男子参加邦联军的比例能高过比布县。在内战行将结束之际,当地仅有的一些没有为南部扛过枪的男人都是年长、失明或者身患残疾的人。

目前,比布县的情况仍然很艰苦。大约有20%的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,这里的公立学校居于乔治亚州里表现最差的行列。大约有一半的孩子不能从高中毕业。

但是,比布县刚刚启动了一项大胆的计划,让所有的孩子在高中毕业前掌握两门语言&mdash,www.shishibo.com;—英语和汉语。在最近的几周,学前班到三年级的孩子都开始学习汉语必修课,这是整个课程计划的一部分,三年之内,初中生和高中生也将开始学习这些课程。

“现在在读小学的学生到2050年就会处在事业的巅峰期,”学监罗曼·达莱曼德(Romain Dallemand)在NPR周六播出的采访中说道。“他们将会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中——中国和印度将会占据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50%,如果不能在一个被亚洲文化占据的世界里游刃有余地工作,他们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
往最轻的程度上说,新课程也遭到了一些抵制,人们还常常拿共产主义这个词来说事。副学监简·德雷南(Jane Drennan)告诉县政府所在地梅肯的一家电视台,她和其他一些学校领导都曾听到很多家长说,“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学习汉语。”

“我能理解,大家可能会对把一种不同的文化带到我们的社区感到担心,”德雷南说。“人们担心我们会减少英语课程的数量,这不是真的。汉语只是额外添加的一门课程。”

德雷南表示,学习另外一种语言,无论是汉语还是法语,“都会帮助你学习其他的一切”。

“比布县可没有善于培养优秀毕业生的名声,”梅肯当地居民迪娜·麦克唐纳(Dina McDonald)接受NPR采访时说,“你看看就知道了,许多人连基本的英语都不会说。”她的孩子在上九年级。

“难道说,你还想教他们用汉语说‘要不要来点那种炸薯条’吗?”

许多父母都问,为什么不把西班牙语作为默认的第二语言,www.shishibo.com,尤其现在县里的西班牙裔居民越来越多。

出生在海地的德雷南说,“我的妻子就是拉美裔,我完全能理解这种疑问。” 他引用了阿瑟·C·克拉克(Arthur C. Clarke)的一句话,“对社区来说,重要的是要为孩子的未来去教育孩子,而不是为了我们的过去。”

新上岗的汉语教师共有25人左右,都是由亚特兰大北部的肯尼索州立大学(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)孔子学院提供的。他们都来自中国大陆,住在比布县当地的社区里,在学校全职教课和工作,平均每个人要花费该地区1.6万美元。

在过去的三周中,蒋洁一直在梅肯的伯德尔-亨特小学(Burdell-Hunt Elementary School)教二年级学生。她在《梅肯电讯报》(Macon Telegraph)的采访中说,“孩子们都特别好,学得也很快。”这家报纸的报道描述了这样一个课堂场景:

在周三的课堂上,蒋洁拿着显示一天不同时间的抽认卡,学生们则看着卡片,大声练习说“早上好”、“下午好”和“晚上好”。

“现在,看看你们能不能写点儿中文,”抽认卡练习结束之后,蒋洁说道。“这有点难度,但我相信你们能做得到。”

蒋洁在黑板上写下了“晚上好&rdquo,www.shishibo.com;的汉字,其发音为“wan shang hao”。

二年级学生伊曼纽尔·霍金斯(Immanuel Hawkins)主动要求完成这个任务,在蒋洁的字下面写下了自己的字。蒋洁用汉语表扬了他,他露出了微笑。

孔子学院是由中国政府组织和资助的,目前在美国的大约70个学院和大学拥有分支机构,美国之外还有200多所。作为中国政府提高软实力的一种境外举措,孔子学院通常会被视为现成的汉语学院而受到东道主院校的欢迎。

2004年,第一所孔子学院在马里兰大学(University of Maryland)成立,而且,据该项目的负责人、马里兰大学物理学教授刘全生所说,这个项目没有受到中国政府及合作学校南开大学的“任何干涉和压力”。

3月份,我的同事D·D·古滕普朗(D. D. Guttenplan)曾经报道过官方的孔子学院时或引发的争议:

在支持者看来,孔子学院提供了一个机会,让人们得以接近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,接近这个新千年崛起速度最快的大国。对于那些资金短缺的大学行政管理人员来说,孔子学院就像是一个天赐的礼物,不仅提供了在中国受训并由中国政府资助的语言教师和教科书,还提供了项目负责人的薪酬,以及举办公众活动的项目资金。

“建立一所孔子学院,你就能得到一个现成的合作伙伴,”伦敦政治经济学院(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)孔子学院的执行院长尼克·伯恩(Nick Byrne)说。这所学校与北京的清华大学是配对的。清华大学向伦敦派遣了语言教师;孔子学院自身也为在清华学习的英国研究生提供了一系列的奖学金。

批评人士担心,如此的慷慨赠予附带着一些条件。

“禁止谈论的话题有满满一张单子,”在迈阿密大学(University of Miami)教授中国政府和外交政策的琼·托伊费尔·德雷尔(June Teufel Dreyer)说。“他们告诉你,不要谈论达赖喇嘛,也不能邀请达赖喇嘛来学校。西藏、台湾、中国的军备建设,还有中国领导层的派系斗争,所有这些都是禁止谈论的话题。”

2010年,德雷尔在《高等教育纪事报》(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)的一篇文章中说,孔子学院“发挥着宣传职能”。

她说,“如果中国政府花钱办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,那就真是太傻了。

返回首页 上一篇:关于生活 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更多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7 www.shishib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